2020年的神奇纪录片在哪里?

发布时间:2022-08-18 23:09:38来源:kok平台在线浏览次数:1作者:kok平台登录网页

  纪录片能「记录」未来的事?历史文物居然唱起了rap?你真的能分清这是真人秀还是纪录片吗?「纪录片星人」们,一起来看看#2020年的神奇纪录片#有哪些吧!

  在我们的固有印象中,纪录片这一艺术形式的呈现形态通常较为单一,多集中在自然科学科普、历史文化讲述、前人影像展露、人文社会描摹等常规方面。然而,和我们所料想的不同,在影视行业不断更新迭代的今天,当前的纪录片打破了一成不变的呈现方式,持续出新、变形。

  于此,1号特意在2021年刚刚开启之际,在去年一整年上映的纪录片范围内,开启了这场「神奇纪录片」的捕捉行动。

  在中华文化基因的影响下,人文意识浓厚成为我国纪录片的显著特点之一。同样的,2020-2021年的纪录片业界也涌现出若干部这样的作品,虽然它们依旧同我们社会生活息息相关,但其中两个方面的「理念」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样态。

  一来,涌现出同社会公共领域密不可分的作品。在此之前,我国人文社会题材类纪录片较少聚焦公共议题,很难成为民众发声的方式。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,2020年的纪录片界涌现出不少反映疫情下医疗救助、社会环境、民众生存的作品。

  这里重点安利2020年初微博博主「蜘蛛猴面包」所拍摄的《武汉日记2020》,在当时的舆论飓风下,这部作品以平静温和的影像基调,为想要了解飓风风眼——武汉社会真实生活状况的人们提供了一扇窗口。

  该片的另一重新意在于它结合了当下最流行的Vlog以及短视频等新媒体元素,方便在社交平台传播的同时,强化了纪录片作为「发声工具」的社会属性。也正是因此,《武汉日记2020》的影响力并非在这一系列短视频作品拍摄完成之后才显现出来,而是随着边拍、边传、边播持续进行扩散。

  二来,2020年很多人文社会题材纪录片更倾向于群像式展现,而不是个体的求新、求异。即从普通人的生活视角出发,「群体的人」成为了纪录片的核心表现对象。这样的作品不少,但其中最为「神奇」的,当属2020年央视网联合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、bilibili共同出品的《人生第一次》。

  《人生第一次》一共选取了出生、上学、当兵、结婚等十二个人生重要节点,看罢之后可以发现,它记录的虽然是我们中某一成员这个「点」,但带出的却是有着相似经历的社会群体这个「面」。

  此外,与之相似的纪录片还有《35个中国和世界的故事》《十年,我们一起经历的内容浪潮》等等,短小精悍的故事背后,是属于「全体我们」的漫漫人生长河。

  在欧阳宏生教授的《纪录片概论》一书中,电视纪录片被定义为「以电视为载体,对某一事实或事件作纪实报道的非虚构节目。」2020年部分纪录片的出现,实现了对原有纪录片概念的拓展延伸,不仅丰富了我国纪录片生态版图,还赋予电视纪录片更为多元的呈现样态及表现可能。

  一些反映历史文化的纪录片讲述的是离我们相隔千百年的故事——这是众所周知的。那如果一部纪录片表现的是未来世界呢?

  《未来图鉴》这部神奇纪录片从当前科技的发展现状出发,对于未来人类可能面临的问题展开了探讨。如病毒是否是人类永远的敌人,人类能否完全战胜病毒?氢在发展与应用中遇到的阻碍,以及未来人类可能面临的传统能源枯竭等问题。它的存在,打破了纪录片应该反映当下现实发生事情的固有认知。

  在纪实报道的要求下,纪录片的语言应当是客观的,画面应当是线年《此画怎讲》《上线了文物》两部纪录片的出现于这两个层面双双实现了突破。

  笔者曾在《从到,无所不在的「真人动画」》一文中详细分析了《此画怎讲》融虚幻与真实于一体的特质。同理,其姊妹篇《上线了文物》也采用夸张的手法、动画的质感、现代化的语言,对千年前的历史文物进行了科普。这类纪录片的存在,可以说是新媒体「网感」进一步渗透,青年文化深层次联动所产生的结果。

  随着我国影视的发展,电影、纪录片、综艺等不同艺术类别之间不再泾渭分明,而是趋于融合,不少作品于纪实的基础上,实现了「纪录片+」的突破。

  在世界纪录片史上,旅拍纪录片不算稀奇,美食类如《安东尼·波登:未知之旅》、探险类如《玩转地球》、生活体验类如《搭车去柏林》等等。

  相较于以上这些大制作,一部由主人公的父亲徐承华担任导演的作品《辛巴奇遇记》制作成本较小,其中影像更侧重于融Vlog于一体。更为神奇的是,本片的主要表现对象为8岁男孩辛巴,这种以孩童视角观察极限自然的旅拍纪录片,在世界范围内尚不多见。

  近年来,真人秀和纪录片之间呈现越来越密切的联系,以及越来越高的相似度。一些从业者认为,二者之间的共性在于「真实感」,而这既是真人秀的影像风格也是纪录片的重要元素。

  《街舞中国》这部神奇纪录片除了片中所涉及到的数十位舞者之外,还有张艺兴、刘雨欣等流量明星参与其中,该片从不同主体的生命体验出发,展现了中国街舞的江湖全貌。在实现纪录片形态拓展的同时,借力明星声量和饭圈流量达到街舞文化的破圈。

  除了与不同影视艺术实现互融之外,还有部分纪录片同其他领域进行了相加。一部名为《幸福实验室》的节目赫然出现在优酷的纪录片板块之中。从笔者的角度看,与其说这是一部纪录片,不如说这更像是影像化的心理实验,而节目也将自己定位为国内首部心理学纪录片。

  《幸福实验室》每一集都围绕不同的实验主题展开,记录了实验室与观察室两个空间中被观察者与观察者的所言所行。其中观察者针对被观察者的一应行为,为观众进行了心理、社会层面的剖析解读。无独有偶,国外的《科学恶作剧》也以纪录片的方式展现了种种社会实验,不过侧重点在于行为艺术与搞笑。

  互动影视是近几年业界与学界讨论的热点,除了电影、电视剧之外,在数字技术的推动下,几年前国外出现了可以玩的「交互纪录片」。

  2020年,我国纪录片界也出现了首部互动式纪录片——《古墓派·互动季》,除了一般意义上的选择答题之外,镜头和旁白的设计方面也都围绕「互动」的核心要旨所展开。如考古画面使用大量主观镜头、数字制作的影像主要为推镜头、旁白采用第二人称等等,加深观众亲身参与的感觉。

  相比一般题材来说,有关探险考古的内容更容易调动观众的好奇心,提升观众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。此外,在笔者看来,《古墓派·互动季》最具创新性的亮点在于将互动理念融于了创作之中,即并非单单遵循游戏结构与线性内容设计,而是让观众成为事件的参与者,同创作者一起工作。

  如今,在建设我国影视工业体系、延伸上下游产业链的过程中,纪录片已经成为衍生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。在2020-2021年,纪录片作为衍生品的规模相比从前扩大不少。

  首先,不少电影都推出了相应的幕后纪实片,如《夺冠:幕后纪实》《我和我的家乡:电影幕后纪实节目》等等,相较于商业价值而言,此类纪录片的意义多为「功能性」的,展现了电影创作的幕后故事,或是扮演了多维度展现明星形象、生活的一种工具。

  与之相似的还有电视综艺、话剧等等艺术形式的纪录片衍生品,如记录张杰首次登上话剧舞台,参演赖声川导演话剧《曾经如是》的纪录片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另外一档衍生品纪录片——英雄联盟2020全球总决赛LPL官方纪录片《来者何人》,该片聚焦了LPL战队征战2020赛季及竞争全球总决赛的过程,展现了LPL战队的方方面面,是一部致敬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十周年的作品。

  相比之下,《来者何人》的创作模式更贴近于学者亨利·詹金斯所言的「跨媒介叙事」——故事系统性地散布于多个平台,各个平台以各自擅长的方式做出独特的贡献。不过,由于题材较为小众难以破圈,因此《来者何人》等纪录片作品更多还处于一种圈内娱乐、粉丝狂欢的局限中,而没有形成跨媒介叙事的产业意义。

  除了本文所谈到的几部之外,2020年还有很多纪录片于不同维度实现了拓展,如《向着宵夜的方向》《早餐中国第三季》等大众题材作品引发了社交平台网友不小的讨论度。《用独立的方式记录独立游戏》《十年,我们一起经历的内容浪潮》等小众题材作品在记录不同行业发展现状的同时,于相关粉丝圈层实现破圈。

  神奇纪录片们的出现是行业向好的表现,意味着在我国,纪录片这一艺术形式所受到的观众关注度、题材丰富度、工业体系完善度都在日趋渐好,也意味着2021「神奇纪录片」的捕捉行动将再度出发。

上一篇:北电考研|改革后的纪录片导演创作真题大解析! 下一篇:用爱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—六集电视纪录片《国家的孩子》赏析